首頁
律師介紹
業界動態
工傷傷殘
勞動保護
工傷鑒定
勞動安全
勞動合同
勞動法規
聯系方式
律師文集
業界動態工傷傷殘勞動保護工傷鑒定勞動安全
勞動合同
勞動法規勞動就業勞動案例勞動關系工傷賠償工傷待遇勞動研究
法律咨詢熱線
13923867410



當前位置:首頁 -> 律師文集 -> 勞動合同

代課教師被勞動合同法遺忘的群體?

添加時間:2018年6月19日   來源: 深圳勞動工傷律師     http://www.msgid.net/
 
  2009年12月,甘肅省渭源縣代課教師蘇漢偉在和一年級娃娃合影后抹起眼淚。他每年只有在小學六年級學生畢業的時候才會照次相,他說這是他第一次和一年級娃娃合影,很可能也是最后一次。
   郭省:一個群體生活境遇的縮影
   至少今后相當一段時間內,像郭省一樣的代課教師,仍將存在。他們能否得到應得的公正待遇,備受關注。
   2010年年初,媒體報道刺痛了公眾的心:代課教師清退工作進入最后階段,這一在特殊時期為中國農村基礎教育作出巨大貢獻的群體,將退出歷史舞臺。
   盡管教育部很快作出回應,“未聽說今年是清退全部代課教師的最后期限”,但每個人都明白:徹底退出的日子,終將到來。比如,陜西省教育廳《關于進一步規范中小學教師管理的通知》就要求,到2012年前,妥善清退完全省所有公辦中小學中的代課人員。
   代課教師最近再次成為公眾關注焦點,緣于中新社對河北省蔚縣代課教師郭省的連續報道。郭省3歲時患小兒麻痹癥,今年39歲的他身高還不足1.2米,在蔚縣宋家莊鎮做代課教師20年。盡管他曾獲得包括“蔚縣十大杰出青年”在內的多項榮譽,盡管多家媒體曾對他進行報道,但他的身份仍是一名代課教師,每個月收入500多元,需要村民救濟生活……
   郭省的境遇,是代課教師群體的一個縮影。上世紀九十年代,由于教育投入不足,大量師范畢業生為了不當“窮教師”而各顯神通,代課教師以低工資的“絕對優勢”,成為農村義務教育的中流砥柱。據統計,當時農村有代課教師300多萬名,占全國中小學教職工總數的1/3。
   進入新世紀,隨著財政投入的增加,教師工資有了保障,再加上大學擴招,越來越多的大學畢業生進入農村中小學就業。2001年《關于基礎教育改革與發展的決定》提出,“嚴格教師資格條件,堅決辭退不具備教師資格的人員,逐步清退代課人員”。2006年3月,教育部表示“在較短的時間內,將把余下的44.8萬名中小學代課人員全部清退”。
   這幾年,隨著清退力度加大,大部分代課教師已揮淚告別學校和孩子。但在落后地區尤其邊遠山區,公辦教師“下不去”、“留不住”的現象仍然存在。至少今后相當一段時間內,像郭省一樣的代課教師,仍將存在。
   他們能否得到應得的公正待遇,備受關注。
   能給他們一份勞動合同嗎?
   按照法律,他們不僅應該得到勞動合同,而且很多人應該得到無固定期限合同。
   能給他們一份勞動合同嗎?這本不應成為問題。遺憾的是,在現實中,這恰恰成了大問題。
   當然,不是每名代課教師都沒有合同。2010年1月31日新華社報道,廣西梧州市在依法聘任代課教師方面邁出了步伐。在清退代課教師的過程中,該市要求各縣(市)對于新聘用或暫不宜清退的代課教師,全部簽訂勞動合同。不過,簽訂合同作為“新步伐”被報道,恰反襯出不簽合同現象的普遍。
   法律依據,白紙黑字:
   1995年1月1日開始實施的勞動法第十六條:“……建立勞動關系應當訂立勞動合同。”
   2008年1月1日開始實施的勞動合同法第七條:“用人單位自用工之日起即與勞動者建立勞動關系。”第十條:“建立勞動關系,應當訂立書面勞動合同。已建立勞動關系,未同時訂立書面勞動合同的,應當自用工之日起一個月內訂立書面勞動合同。”
   既然法律規定明確,那么,為什么有人會視而不見?是勞動合同法“管不著”教育局和學校嗎?
   勞動合同法第二條第二款規定:“國家機關、事業單位、社會團體和與其建立勞動關系的勞動者,訂立、履行、變更、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依照本法執行。”
   第九十六條規定:“事業單位與實行聘用制的工作人員訂立、履行、變更、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法律、行政法規或者國務院另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未作規定的,依照本法有關規定執行。”
   以筆者研究,這么多年,似沒有哪部法律法規對代課教師勞動權益“另有規定”。所以,他們的權益依勞動合同法保護,應無疑問。
   事實上,很多代課教師不僅應該有合同,而且應是無固定期限的勞動合同。勞動合同法第十四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勞動者提出或者同意續訂、訂立勞動合同的,除勞動者提出訂立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外,應當訂立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一)勞動者在該用人單位連續工作滿十年的;……用人單位自用工之日起滿一年不與勞動者訂立書面勞動合同的,視為用人單位與勞動者已訂立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
   按照上述規定,代課超過十年的老師,代課超過一年未得到單位書面合同的老師,都有權要求簽訂無固定期限的勞動合同。
   需要考量的是,這個合同該由誰和代課老師簽?有人認為由學校簽,但現實中代課教師多數并非學校而是教育主管部門聘用,工資也由后者支付,所以,教育主管部門出面簽這個合同,更合適,也更能維護教師權益。像郭省,20年間在多所學校任職,可能在任何一所學校的時間都不超過10年,但既然和其成立勞動關系的是教育主管部門而不是學校,他就有權要求簽無固定期限合同。
   他們的待遇能否更好一些?
   同工同酬何時實現?勞動安全衛生、享受社會保險和福利等權利何時落到實處?
   據郭省稱,2007年縣里清退代課教師,他找過當時的教育局局長。局長說:“好好干,只要我當局長,就能給你一碗糊糊面喝。”
   “只要我當局長,就能給你一碗糊糊面喝”,當時面臨被清退的郭省聽了這話,心里想必會熱乎乎的。但和公辦教師干同樣的工作,憑什么郭省只能“有碗面糊糊喝”?
   9月17日中新社報道,蔚縣教育局最近連續兩次給郭省加薪。從9月起,他的工資將翻一倍,每月將領取到1000元人民幣,“我好像在做夢。”這樣的結果,當然令人高興,然而,如果兩次加薪是因為媒體報道對郭省的“恩賜”而非制度安排,則仍讓人心里不踏實,因為多數代課教師難有郭省一樣的“幸運”。
   “買一臺4000元的電腦需要工作100個月,買一部1000元的手機需要工作25個月,買一瓶3元錢的綠茶飲料需要工作兩天……實現這一切的前提是不吃不喝”——這是一本名為《鄉村代課教師》的書中描述的每月40元工資的西部鄉村代課教師購買一些物品所需的工作時間。
   勞動法第四十六條規定:“工資分配應當遵循按勞分配原則,實行同工同酬。”而2009年10月27日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在介紹《工資支付條例》立法時對“同工同酬”作出如下界定:“事實勞動關系形成后,企業的非正式合同工即勞務派遣工等,與正式工相同崗位、職級相同,從事相同內容的工作,付出等量勞動,并且取得相同勞動業績的,都應獲得同等的勞動報酬。”和同樣工齡、同樣貢獻的公辦教師相比,郭省“好像在做夢”一樣拿到的1000元,是他們的幾分之一?
   再看看勞動法第三條,“勞動者享有平等就業和選擇職業的權利、取得勞動報酬的權利、休息休假的權利、獲得勞動安全衛生保護的權利、接受職業技能培訓的權利、享受社會保險和福利的權利、提請勞動爭議處理的權利以及法律規定的其他勞動權利。”對多數代課教師來說,工資幾乎是“純收入”,勞動安全衛生、享受社會保險和福利等權利,尚需一步一步來。
   只是希望,步子不要太慢。
   清退他們的依據是什么?
   清退代課老師的法律依據似乎并不充分。“不能勝任工作”是唯一“沾邊”的解釋,但請注意前提:“經過培訓或者調整工作崗位,仍不能勝任工作的。”
   提高農村基礎教育質量,這是清退代課教師政策的初衷。這樣的初衷不可謂不好,但一些地方“一刀切”的做法,卻大可商榷。一個學歷低一些但安心艱苦地區教育工作有豐富教學經驗的教師,和一個學歷高一些但教學經驗缺乏甚至不安心教育的教師相比,哪一個更有利于農村基礎教育,需要有關部門審慎考量。考慮到前者之前作出的巨大奉獻,如果通過培訓等方式提高他們教學水平讓他們留在教學崗位上,無疑最為理想,很多地方也正是這么做的。清退,應該是最后的手段。
   在法律上,清退相當于教育主管部門解除或終止與老師的合同。這么做的依據,頗費思量。
   關于終止合同,勞動合同法第四十四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勞動合同終止:(一)勞動合同期滿的……”由于多數人并未簽訂合同,自然談不上“合同期滿”。
   而關于解除勞動合同,勞動合同法規定了不同情形:
   第三十六條:“用人單位與勞動者協商一致,可以解除勞動合同。”對于多數教師來說,離開教師崗位出于無奈,并非“協商一致”。
   第三十九條:“勞動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單位可以解除勞動合同:(一)在試用期間被證明不符合錄用條件的;(二)嚴重違反用人單位的規章制度的;(三)嚴重失職,營私舞弊,給用人單位造成重大損害的……”過錯性解除勞動合同,每一條都靠不上。
   第四十條是有關非過錯性解除的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單位提前三十日以書面形式通知勞動者本人或者額外支付勞動者一個月工資后,可以解除勞動合同:……(二)勞動者不能勝任工作,經過培訓或者調整工作崗位,仍不能勝任工作的。”如果對代課教師進行培訓仍無法勝任工作,這一條似乎靠邊。如果未經培訓,那么,解除就沒有依據。
   給他們怎樣的補償?
   如果因為財力等原因,尚不能念在他們巨大奉獻的份上多給他們一些補償,那么,按照法律規定的標準足額補償,就是社會公平的底線。
   如果一些代課教師必須告別講臺,那么,給他們怎樣的補償,就是最后一個要考慮的問題。
   勞動合同法第四十六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單位應當向勞動者支付經濟補償:……(三)用人單位依照本法第四十條規定解除勞動合同的。”至于補償標準,勞動合同法第四十七條規定:“經濟補償按勞動者在本單位工作的年限,每滿一年支付一個月工資的標準向勞動者支付……本條所稱月工資是指勞動者在勞動合同解除或者終止前十二個月的平均工資。”以郭省為例,如果某一天他被解除合同,按照目前每月1000元的工資標準,20年教齡算,他應該得到2萬元的補償。
   那么,之前被辭退教師得到多少補償呢?2010年1月8日中國教育新聞網轉載的《東方早報》報道,介紹了甘肅省渭源縣黑鷹溝村代課教師王安治的遭遇:54歲的他從1974年就開始在當地小學代課,因為中間停了1年而不符合轉正條件,在2009年9月拿到600元補償金后被清退。據了解,一次清退費按照教齡長短各有不等,地區不同也有所不同。在渭源縣,15年以上的800元,10至15年的600元,5至10年500元,5年以內300元。陜西省對清退人員補償標準為:對年滿60歲、2003年1月底前當教師3年及以上、離開學校未被企事業單位錄用的代課人員,每月補助基礎養老金55元,工齡補助每滿一年月補助6元。對此,一位代課教師表示:“這個補償太少了。這些年國家已試點給農民發養老金,沒當過代課教師的,到60歲也能拿到這么多養老金。”
   對于幾乎將一輩子獻給教育事業的“郭省們”來說,2萬元的補償是不是已太過“寒酸”?如果因為財力等原因,尚不能念在他們巨大奉獻的份上多給他們一些補償,那么,按照法律規定的標準足額補償,就是社會公平的底線。千萬不能再退了!(李曙明)
  



首頁 | 關于我們 | 專長領域 | 律師文集 | 相冊影集 | 案件委托 | 法律咨詢 | 聯系方式 | 友情鏈接 | 網站地圖
All Right Reserved

深圳勞動工傷律師


All Right Reserved [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法律咨詢熱線:13923867410 網站支持:大律師網
八仙过海 部落冲突昆仑 海南飞鱼彩票推荐 辛巴达的黄金之旅试玩 怪物赛车标志 dota2电竞比分 3月30日曼联vs沃特福德录像 狂野之鹰送彩金 广西快乐10分开奖分 吉林11选5最新玩法 五行水送福注册 北京麻将小游戏单机版 棋牌手游怎么推广 三分彩官网下载链接 新时时彩开奖视频直播 江苏快3开奖直播彩乐乐 山东十一选五和值走势图百度乐彩